gtv live cricket - baji.live - online casino game

gtv live cricket - baji.live - online casino game 中国健身人可能要经历第一次职业危机了 | 超级观点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_36氪
搜索

中国健身人可能要经历第一次职业危机了 | 超级观点

超级观点 · 2020-05-06
过去的五年,是健身从业人员供应链失控的几年。

带着观点看商业,超级观点,来自新商业践行者的前沿观察。

文 | 刘易斯(中体数据总经理、光猪圈健身联合创始人)

本期特约观察员刘易斯

在大家享受12年来最长五一假期的同时,直播带货忙得不可开交。连央视Boys都为直播带货拼了。

直播带货最近很火,从创造销售奇迹的薇娅和李佳琦,到直播还债的罗永浩,再到各个企业老板比如携程梁建章、格力董明珠下场卖货,热闹非凡。

有感而发,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

“直播卖货固然提升了效率,但是同时也剥夺了很多人的工作机会,并且让财富更快速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社会上绝大多数人并不是直接受益者。实际上它会消灭掉很多工作岗位,也会让很多非常不错的产品由于没有熟练掌握新的传播渠道而消失。我支持技术进步带来的创新,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问,被消灭岗位的人怎么办呢?你要是说他们活该,那也太无情了。

没有否认直播带来的好处,比如帮深山老林里的产品走向世界,有创意的人获得更多劳动回报,我就问问部分人的职业被网购和直播消失后,能去干嘛? 

几乎所有人都在赞叹直播创造未来、成就个人价值的时候,我却略有隐忧。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贩卖焦虑,但随着疫情的变化及应对策略的调整,我觉得有些事该是时候聊聊了。

两次被迫式变革

我想到了两件事。

一是九十年代国企大下岗工人再就业的困难,二是2010年之后网购和移动互联网崛起对线下实体店产生的巨大冲击。

总结其特征,九十年代的国企大下岗是断崖式、断腕的、惨烈的。互联网冲击实体店则是缓慢的、循序渐进的、抽血式的。

我们先看看离我们比较近的这次互联网冲击实体店。这段记忆还比较鲜活,09年我还在广东,当时我在做消费品的零售,经常到卖场去检查终端,关注促销团队,和市场贴得很近。后来隐约听人说有个叫京东的网络平台很火,以后所有的数码产品甚至大家电都会在网上销售。

当时我们同行绝大部分人的感觉是,怎么可能呢,网上买的谁知道质量怎样,再说网上交易也不安全啊。再后来发生的细节我就不展开讲了,绝大部分人深有体会,我们都见证了互联网怎样一点点颠覆掉传统卖场零售体系的。

但这次变革并不“剧烈”,对实体店的从业人员的冲击比较平缓,给了大家足够的时间去思考转型,甚至实体店还蓬勃发展了一段时间。因为里面夹杂了两个特殊原因: 

一是技术的实现是逐步的,从支付手段到消费者对新支付手段的适应,从PC端到移动互联网端,从落后的物流升级到现如今强大的物流体系,这些都需要时间一点点搭建。

二是,技术替代的过程中还伴随着中国的快速城市化以及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长,比如新城区建立新卖场,老旧产品线淘汰更新,这些都刺激了实体经济的发展。使得即使有互联网冲击实体店经营,但是从业者日子并没有那么难受。

当然宏观上讲,整个社会是有大量的人随着这次变革受益,但是,也有很多失落的人。

一部分从业者转行了,转向新兴起的其他行业市场,他们从头学起,年龄和精力比起年轻人略有不足。还有一部分从业者收入大幅降低,但是由于没有其他技能,也只能忍受逐步降低的生活质量。总之,日子不好过了,并且几乎每个人脑海里始终潜藏着对未来的焦虑。

九十年代的残酷回忆

我们再来看看时间相对久远的九十年代国企改制造成的大下岗。

很多95后从业者对第一次大变动了解不多,那时候我也还小,看待世界的能力还有很多欠缺,但是我清晰记得我在东北小城所见到的萧条场景。关于这部分内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络上搜索相关纪录片和各种纪实文学,有一部电影《暴雪将至》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场面还原得非常逼真,还有一部小说集《冬泳》也可翻翻感受一下。

有些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大言不惭地讲,“谁让这些工人不自己提高能力?”、“当地混不下去就离开啊,谁让你不争气?”、“我看都是自己的问题”。这种话和我在文章开头写的那条朋友圈下面的某条回复类似:优胜劣汰是人人都要经历的,跟不上形势的人活该。 

充满了无知和无情。 

无知,是对时代环境的无知。无情,是对自身高估和对他人蔑视的无情。 

那次改革对大多数国企工人所造成的冲击就是断崖式的、断腕一般的、惨烈的。

同样我认为,由这次疫情引爆的潜藏已久的健身行业危机,与之前两次产业变革相比,更像“九十年代大下岗”,健身行业的积疾大家一直都视而不见、避而不谈、得过且过,当危机真正出现的时候,每个人的表现都好像这是突发式的、令人惊愕的。房间里的大象突然出现了,Elephant in the room。

一直存在的“大象”

人人都知道大象一直在房间里,但是最近十年鲜有人调整改变,于是健身行业在外因和内因的共同作用下,被迫发生改变。(点击查看相关文章《》)

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就是健身场馆。我们都知道,近年来场馆经营所背负的高成本、高负债、高竞争,早已让行业发展危机四伏,只是由于全社会健身人群数量还在增长,让大家还吊着一口气,但很多场馆其实已经在苟延残喘。

假定疫情顺利结束,场馆的经营也不会立即恢复到原来的经营水平,正如我之前写过的一篇文章。在消费者未能恢复勇气到场馆锻炼及门店成本的双重压力下,6月份之后可能会有批量性的场馆倒闭出现。

场馆数量下降,直接影响到的是健身教练和会籍人员的就业。

过去的五年,是健身从业人员供应链失控的几年。但健身教练的需求很快会从卖方市场变化为买方市场,最先出状况的当然是因为场馆倒闭后失业的教练们,但是他们可以通过去其他城市发展、或到其他经营质量较高的场馆就职实现再就业。

专业度不高、配合度不高、工作意愿不高、只上课不做其他的教练会迅速出局。不掌握场馆运营技能的会籍人员也会迅速出局。

教练就业水平下滑引起的将是教练培训学校数字的减少,校区的减少势必引起从业人员的减少。

基于在职教练或门店管理人员的培训体系亦会受到冲击。所谓“知识付费”,只有在行业向好时才会蓬勃发展,当行业经营效益下降,愿意为这些短期培训付出金钱和精力的人会大幅减少。

随后商用健身器材生产厂家会受到影响,上游的厮杀将更加激烈。商用器材生产厂很可能会重蹈其他行业竞争覆辙,从几百家角逐到只剩数十家。其背后是其销售网络人员的减少。

SaaS公司之后同样会发现场馆续费数量骤降。正如之前各位也已经看到某些SaaS生产厂商在疫情发生的第一阶段,就进行了大规模的人员缩减。

上面这些我不再详细展开叙述,因为在我看来,这一句句简短的话背后,都伴随着无数的个人,以及一个个家庭的痛苦。

年轻人刚刚拿着用高额学费换来的证书&公司offer准备在自己的领域大施拳脚,他骤然发现,健身的人还在,场馆少了。这就像演员准备登场了,剧院毁了一样,他错愕、惊恐、无助。

对比健身行业,餐饮行业的复苏会相对较快。因为其刚需属性,餐馆恢复会很快,本身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简单生意。健身行业不一样,我前面写了,高投入、高负债、高竞争的落后模式始终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挂在每个从业者的头上。

部分健身行业从业者的失业将不可避免,并且由于行业从业者素质整体水平不高,转型会遇到困难,这正像九十年代大下岗的国企工人一样,手里有技术,但是没有施展自己技术的场所。在面对行业的大调整、大震荡时,他们手无寸铁。

这就是中国健身人可能很快面对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职业危机。

走还是留?

一起活下去

我们公司同样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

从春节起,我和我们董事长王锋就注意到这次疫情可能对行业产生的巨大冲击和严重后果,虽然我们一直以各种形式活跃在行业内,但是危机感依然如影随形。

我们接受了财经媒体的专访,努力为行业发声;我们还参加了各个体育平台组织的直播课程,帮助抚平从业者情绪波动;我们还在疫情期间做了一个系列的云特训课程,帮助行业内的每个角色提升;我们针对自己的加盟商也进行了各种费用的减免,协助加盟商与物业争取免租政策;我们针对自己的教练发放一定数量的小额补贴,帮助大家共度难关。 

做这些努力一点都不难,这本身就是每一个热爱行业的人应该做的。 

但是现在,我们还想要做更多。 

有更多像我们这些为行业发展提供解决办法的公司,行业才会尽快恢复元气。我计划在五月份之后继续开展各种围绕场馆经营的线上培训、线下论坛、门店诊断服务、健身教练管理培训、公司开放日、短视频拍摄培训、大众点评渠道实战等培训项目,协同我们的加盟商和身处行业的各位拓宽思路,对抗行业危机。 

拿“教练管理培训”举例,我们会结合我们的实战经验,从后台系统使用、后台数据分析、APP操作演练、销售技能提升培训、智能硬件如何匹配场馆运营等多维度下手,帮助其提升。

这些培训不同于那些“套路培训”,我们不要套路任何人,我们只希望每个教练的付出和回报成正比。每个场馆的经营者获得利润。每个人、每个家庭不要受到太大冲击。通过我们行业人的共同努力,最终携手行业内所有有想法的伙伴渡过危机,推进行业升级。

疫情带来的改变

疫情导致的行业剧变会改变大家的经营思路。

以前很多人想的是,健身行业最大的问题是,劣币驱逐良币,把劣币都赶出去行业就好了。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没这么简单,劣币有不会经营的劣币,良币有手里没有武器的良币。希望行业好不能一味指责从业者素质不高,这样就和场馆指责消费者不行一样了,如果想从根源上解决这些,还是要全行业一起推动行业进步,贡献自己所能做的,去抬高行业的底线。

疫情之后,健身行业一定会像其他行业一样,逐渐整合,全国性品牌和地区优势品牌共存共享市场,相对较弱的品牌逐渐会淡出市场,市场绝大部分份额是由几百家品牌分割,还有一些极具特色的小型门店点缀其中。 

在一定竞争环境下,体系更大,边际成本越低,存活几率越高,投入产出比越高。 

你一个门店得找个设计,人家花大钱请几个超级优秀的设计师,同时输出素材给几百家上千家门店;你几个门店想花钱做个SaaS系统,人家技术部一百来号人做更易用的系统,给大型俱乐部使用甚至多年免费,你自己何必呢?人家运营小组六个人出的方案给全国所有门店,你花八千找个运营心疼够呛,没过两天还离职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那为什么之前单体门店也有活得不错的?市场发展快,行业竞争不够充分。但这两年大家明显能感觉到没那么容易了,而接下来还会有一场剧变。

所以加入体系是很多人可以参考的一个选择,不管你加入什么我们公司的体系或是其他体系,总之下一个阶段的竞争不再是营销的竞争,而是品牌和体系的竞争。

我们欢迎此次疫情中受到影响而失业的健身行业的个人联系我们,如果合适,我们愿意向这些朋友敞开大门。

写在最后

职业危机是坏事吗?有些事情不破不立,无论对认真经营场馆的经营者和热爱专业的教练,还是对用心服务场馆的业务人员,这次的突发事件,都是一个参与重塑行业的机会。 

一晃距离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下岗已经有二十几年,那时在街边蹲着接活儿的中年人的眼神我还依稀记得,我也还记得人们不甘离开生养自己的土地时的挣扎,以及再就业的不适应和生活水平的下滑。能力有限,转型困难,工厂没了。

好在我国还有不断增长的健身人群、人民群众不断增强的健身意识,好在我们还有那么多热爱行业的从业者,好在中国健身行业中很多人已经意识到我所讲的问题,好在还有我们这些愿意为行业付出的公司和媒体存在。

2020年会很难,这一年将在中国健身发展史上被铭记。

当危机即将在我们健身行业不可避免地出现时,所有热爱行业的人,留下来,和我们一同对抗危机,逆转未来。

推荐阅读:

经此一疫,健身行业变局的15大预测 | 超级观点

同行不一定是冤家,外贸业更需将心比心 | 超级沙龙

“超级观点”栏目现发起“特约观察员入驻”计划,邀请各赛道的创业者、大公司业务线带头人等一线的商业践行者,在这里分享你的创业体悟、干货、方法论,你的行业洞察、趋势判断,期待能听到来自最前沿的你的声音。 欢迎与我们联系,微信:cuiyandong66;邮箱:guanchayuan@xsdiyi.com。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最特别的五一黄金周,旅游行业是如何度过的?

2020-05-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

  • sex videos
  • sex movies
  • free porn